瓯江草堂藏明清绫本书法专场

3532 | 方拱乾 1662年作 行书“孔子手植桧歌” 立轴

行书“孔子手植桧歌”

Author: 方拱乾

Size: 168.7×44.8cm

Signed and dated: 1662年作

Estimate: No Reserve

Final Price: RMB 390,000


题识:沧江不放苍虬卧,崆峒斜割孤零坐。范金镂石两茫然,天孙横织苔衣破。人传历数関萌蘖,子不语怪安敢说。凌霜溜雨二千年,曰生不荣死不灭。山川长护指爪青,孤干何须到翠屏。壁间弦歌圹中记,可知草木栖英灵。尧梧舜柳今何有,挺立峥嵘天地久。倚根饮泽漫追寻,六经字字宣尼手。孔子手植桧歌,书似翔九世兄政之。壬寅秋,甦庵老人方拱乾书于荷阴邸舍。
钤印:坦老、草阁先生
鉴藏印:南书房翰林王懿荣海上练兵日所得
说明:此为王懿荣旧藏。
方拱乾(1596-1667),初名策若,字肃之,号坦庵,又号甦庵、云麓老人、江东髯史等。安徽桐城人。万曆四十六年(1618)举人。崇祯元年(1628)进士,授官庶常。崇祯十三(1640)年授编修,累迁中允、左渝德,晋少詹事,充东宫讲官。顺治十一年(1654)被清廷起用为翰林秘书院侍讲学士,后升詹事府右少詹事,兼内翰林国史院侍读学士。曾参与《顺治大训》、《太祖、太宗圣训》、《通鉴全书》、《内政辑要》等书的编修。方拱乾“平生酷好为诗”其诗深受唐代诗人杜甫影响,自写胸臆,晚年诗律更细。有《绝域纪略》传世。纵观方拱乾此作,通篇下笔边绵,倚侧生姿,笔法超逸俊美,古风洒丽,笔随情发,洒脱无稽,更见跌宕豪情。

曲阜是全国古树最集中的地区之一,众多的古树中,尤以“孔子手植桧”最为著名。“先师手植桧”位于孔庙大成门内东侧石栏围护,树旁至今立有明万曆二十八年(1600)杨光训手书所立先师手植桧石碑一幢。“先师手植桧”被人视为孔子思想的象徵,倍受敬仰,承载了多少代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,虽经历两千多年的时光洗礼,如今依然枝繁叶茂,树冠亭亭如帐,葱笼苍翠,为后人瞻仰,圣人已去,其思想却永远鲜活,饱经风雨而历久弥新,在思想历史的长河里熠熠生辉。
历代一些达官贵人、文人墨客,以孔子手植桧为题,吟诗作赋,赞颂孔子手植桧。宋代大文豪米芾他在孔子四十八代孙孔端友的陪同下,祭拜了孔子,周览孔庙的圣迹,见孔子亲手所植之树,米芾顿生肃然起敬之情,他仰首上望,只见这株桧树,树身苍劲挺拔,披鳞挂甲,昂然直立,而茂密的树冠,如伞盖一般,遮天蔽日,而枝干扭曲盘旋,好似虬龙飞舞。为此吟诗赞曰“炜皇道,养白日。御元气,昭道一。动化机,此桧植。 矫龙怪,挺雄姿。二千年,敌金石。纠治乱,如一昔。百氏下,荫圭璧”。此首《孔圣手植桧》刻成碑石,树立在了孔子亲手种植桧树旁边。碑原在孔子手植桧前,后移入十三碑亭内,现存汉魏碑刻陈列馆。此作碑文亦有拓片流传后世。(见下图)
明人钟羽正在《孔庙手植桧歌》赞道:“冰霜剥落操尤坚,雷电凭陵节不改。”
在孔府文物档案馆内,珍藏着一部叫《幸鲁盛典》的书,此书共四十卷,由孔子六十七代孙衍圣公孔毓圻等编撰。其详细记录康熙二十三年九月,清圣祖玄烨率内阁宰臣、亲王和文武百官东巡泰山之后,皇帝玄烨到曲阜祭孔,观览先圣孔子手植桧,御製《古桧赋》,并赋诗一章的大事。清施闰章在《孔子手植桧》中颂扬:“录桧无枝叶,虬龙百尺长。何人见荣落,终古一青苍。元年收东岳,孤根接大荒。迟回思手泽,俯仰愧升堂。”
时间来到明末清初,著名文人方拱乾,在瞻仰了孔子手植桧后,有感而发,赋诗一首:
沧江不放苍虬卧,崆峒斜割孤零坐。
范金镂石两茫然,天孙横织苔衣破。
人传历数関萌蘖,子不语怪安敢说。
凌霜溜雨二千年,曰生不荣死不灭。
山川长护指爪青,孤干何须到翠屏。
壁间弦歌圹中记,可知草木栖英灵。
尧梧舜柳今何有,挺立峥嵘天地久。
倚根饮泽漫追寻,六经字字宣尼手。
方拱乾“平生酷好为诗”,无一日辍吟咏。其诗深受唐代诗人杜甫影响自写胸臆。通观此诗诗人以纵览古今的豪迈气概,阅尽世间沧海桑田的直抒胸臆,讴歌孔圣人的思想在历史的长河里熠熠生辉,为万世所敬仰,为黎民所传扬。
王懿荣(1845-1900),字正儒,一字廉生,原籍云南,山东省福山县(今烟台市福山区)古现村人。中国近代金石学家、鉴藏家、书法家,为发现和收藏甲骨文第一人。王懿荣光绪六年(1880)中进士, 光绪九年(1883)年任翰林院编修,光绪二十年(1894)升迁侍读并入值南书房,同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,中国的辽东半岛、山东半岛同时告急,北洋海军又在黄海海战中受到重创。面对危局,时为南书房行走、国子监祭酒的王懿荣忧心如焚,焦灼地关注着战争的进展。虽是一介书生,且年届半百,然御敌报国之志日益坚定,要求回乡办团练御敌获准,便迅速赶赴济南会同山东巡抚商酌防务,组成一支初具规模的抗日团练。他多次上书建言,就军情、布兵、用人、筹饷等奏呈皇帝,足见其情之殷、其心之忠、其意之切,此作当为王氏练兵闲暇之余机缘巧合所得,王氏钤印“南书房翰林王懿荣海上练兵暇日所得”而宝之。古人云“诗言志,画寄情”王氏以孔子手执桧歌明志,足见其忧国忧民之心,如擎天苍松翠柏一般,如视此作,文采独耀,清润柔美,且幅式巨大,保存完好,是其精心之作。
《西行漫记》亦有记载,毛泽东回忆在1920年春途经曲阜参观孔庙时,还特意提到孔庙这棵孔子亲手栽的桧树,盛赞这棵饱经风霜阅遍人间沧桑的古树,成了活的文物,是孔子精神不死的象徵,而对于我们今人,我们要做的就是像古树一样,做好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,让中国古老文化生生不息。